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托

叶檀日本负利率是针对中国消费者来的

2019-02-26 14:05:07

叶檀:日本负利率是针对中国消费者来的

对冲基金的最大对头是央行,瑞士央行去年惊魂,今年是日本央行。日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地位刚显现,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1月21日刚表示没有考虑实现负利率,一周之后的1月29日,日本央行却宣布开启负利率,银行将过剩资金存放在日本央行账上的利率(与欧央行的DepositFacilityRate类似)

叶檀日本负利率是针对中国消费者来的

,逼迫银行增加贷款。

日元兑美元应声急贬2%,北京时间1月31日下午3点,美元兑日元为121.0600,不仅回吐了全部涨幅,还回到了12月中旬的位置。

为了避险,对冲基金刚把日元多头布置到四年来高位。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数据,本周日元净多头期权与期货合约数量较上周猛涨33%,由37653张合约飙升至50026张,创2012年2月以来新高。

日本央行的做法让人联想到另一种避险货币瑞郎。2015年1月15日,瑞士央行宣布放弃维持欧元对瑞郎1.20汇率下限打爆瑞郎空头,2015年1月16日欧元兑瑞郎出现史无前例大阴线,而后再次进入震荡走势。

央行的干预会非常大,甚至直接下场。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1月28日的报告认为,预期瑞士2016年仍将维持低通胀水平且经济仍可能黯淡无光。瑞士央行在2016年的货币政策仍将是十分宽松的,如果欧元/瑞郎回落跌回1.07下方,否则瑞士央行进一步的行动也将是温和的。但是,如果瑞郎的升值幅度超过了这一水平,则瑞士央行干预力度将加大。

瑞士、日本央行直接下场,打爆多头或者空头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做到两条,一,通过不断降息将汇率维持在低位,提升通胀、拉动出口。二,稳定资本证券市场,防止资本证券市场价格失速下滑,出现资产负债表再次大幅衰退。

日本仍然把出口与旅游消费看作提升日本经济的引擎。据日本观光厅较为准确的预估,2015年访日游客在日本消费总额突破3万亿日元,其中中国游客消费额占比超过四成,约合792亿元人民币。

为了使访日外国旅客进一步增多,日本观光厅在2016年度预算中计入了2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0.7亿元)相关经费,这一金额是2015年度原始预算时的将近两倍。这部分预算将重点用于车站及机场配备WiFi等方面。

人民币兑日元大幅上升是从2012年开始的,此后不久中国到日本去的旅游人数增加,到2014、2015年大幅上升。而到了2015年6月,人民币兑日元大幅下行,如果趋势延续,中国人将转而到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旅游、消费,对日本经济将是沉重打击。因此,不论日本有怎么样的反对声音,认为中国人太多影响了日本环境,对于日本政府而言一切非常清楚,中国人大规模到来是前所未有的好事,是对冲低迷的通胀、养老金缺口的最好办法。

29日当天日元兑美元与人民币大跌,日本央行通过负利率给自己寻找空间,把其他国家的消费集中到本国。

不仅如此,今年全球货币证券市场创出有始以来的最差纪录。日本与上海市场的关联度极高,除了月末的28、29日外,基本中国市场大跌日经指数也大跌,大跌的后果就是资产价格大幅下挫,使得隐性借贷成本大幅上升,资本支出进一步下降。日本央行经历了20多年资产负债表衰退,他们不能承受又一次衰退。并且,他们不知道中国货币证券市场什么时候能够稳定。

黑田东彦从达沃斯论坛返回日本时,日本央行官员已经准备好提议引入负利率,以借鉴欧洲央行的经验。路透社报道称,接近黑田的人士称,他在达沃斯与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以及一些企业高管进行了会谈,这可能是促使他扣下扳机的原因。与黑田有接触的另一知情人士表示,当股票跌到如此程度时,很难再为不行动找理由。这话传递出的信息就是新兴市场货币与中国证券市场会进一步走软,日本央行只有靠负利率进行对冲。

有投行反对这一做法,日本央行仅以5:4的微弱优势通过了负利率决议。高盛指出,负利率不会拉动日本国内资本支出,日本国内债券收益率已经非常低,1月29日央行没有降息前,下午2点日本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1.173,连续下跌后最低为1.058,很明确,现在并不是长期无风险收益率过低,而是与风险加剧的邻国相比价格过高,央行直接出手就是为了抑制日元汇率的涨幅。

中国如果允许市场化,只有央行出面继续降低人民币汇率,或者控制住内外流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