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债券

新加坡行动力弥补资源短板

2019-01-11 13:47:36

新加坡:“行动力”弥补资源短板

1

一个中国人的新加坡印象

新加坡虽然是个城市国家,但它所处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处于世界最繁忙的航道马六甲海峡的出口处,基础设施比较发达,是东南亚的重要港口和贸易中心。这也是新加坡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必要条件之一。

法制完善

天蓝水绿,绿树成荫,无愧花园城市的称号。这是林东(化名)对新加坡的第一印象。

14年前,林东还是一位高二的学生,因成绩优秀,又屡获物理、数学竞赛大奖,被选入新加坡政府SM2奖学金计划,经过分流考试和英语培训最终成为南洋理工大学的一名留学生。

刚到新加坡的时候还很小,但当时觉得新加坡与中国差别较大,特别是在环境保护意识方面,我还很紧张新加坡的法律是否会过于严苛,如随地吐口香糖要被处以鞭刑等,怕哪天不小心自己也被惩罚。林东笑着告诉《国际金融报》。

法律完善并不单单体现在林东感触最深的环境保护上,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教授于研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指出:法律环境好是新加坡能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最关键的要素。

1965年,新加坡宣布独立时继承了原来英国殖民地时期所留下来的法律体系,保留了三权分立的政治框架。

在金融体系建设上也注重权力分散、互相制约,新加坡政府分别设立了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新加坡货币发行局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来执行金融监管、货币发行和管理外汇储备的职能。在实施金融管理中,三者完全是独立行使职权,没有政府及其他任何部门的干预。

于研认为,新加坡金融体系设计与世界原有的金融体系遵循共同的价值观和规章制度。

基础雄厚

在完善的法律体系下,新加坡人自律、从容,但林东告诉:新加坡人并不贪图安逸,新加坡的早晨特别有活力,特别靠近南部港口地区,经常还能看到车水马龙的景象,让人想起新加坡是个因港而兴的城市。

新加坡虽然是个城市国家,但是它所处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处于世界最繁忙的航道马六甲海峡的出口处,基础设施比较发达,是东南亚的重要港口和贸易中心。这也是新加坡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必要条件之一。于研表示。

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PSA)东南亚区总裁陈培鑫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新加坡是全球最繁忙的港口之一,有全球最大的集装箱中转码头。由小型货轮从泰国、马来西亚、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运来的商品,在新加坡港口被重新包装组合后,再由大型集装箱货轮运往中东和欧洲各地。同样,从非洲、中东等地运来的货物也在这里打包,然后分销到亚洲各地。在全球物流中,新加坡港口无疑扮演了一个重要枢纽的角色。

在2010年之前,新加坡港一直稳坐全球第一大集装箱港口交椅,虽然2010年上海港后来居上,但是新加坡作为全球物流中心的地位并未有所下降。因为从上海港发往欧洲以及东南亚各地的主要集装箱仍然会到新加坡港口进行处理。上海港以及中国经济的欣欣向荣对新加坡港口的发展有拉动作用。

而在站稳国际贸易、全球物流一席之地后,新加坡才有了发展国际金融中心的基础。

金融活力

虽然新加坡的传统经济依然活力强劲,保存了较强的竞争力,但对任何人来说,新加坡最具魅力的行业依然是金融业。

对于一位留学生来说,林东接触新加坡金融业始于他的一次人生选择。

虽然我是作为理科生被招入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而且新加坡政府为了配合发展制造业经济需求,鼓励留学生攻读工程、计算机等技术类方向课程,帮助新加坡制造业增长。但是本科毕业后,我意识到在新加坡,金融业的前景将要超过制造业。在研究生课程的选择上,我附加了金融方向。现在看来,我的选择是正确的。林东说。

现在林东任职于汇丰银行新加坡分行,收入水平超过一般计算机工程师。

当然,也不能单单从收入水平来衡量一个行业的发展。更吸引我的是,许多金融机构在新加坡设立亚洲总部,地区战略、产品创新研发都从新加坡开始,中国可能是金融产业链的下游,因为市场、需求在那里,而在新加坡金融业,我可以站得比较高,对行业认识较为全面,当然学习的东西也更丰富,对我的职业生涯非常有益。林东告诉。

令林东满意的是,新加坡政府对人才有很多优惠政策,研究生毕业的留学生有很大机会可以拿到新加坡永久居住证,而且当地配套设施非常完善,居住环境令人满意,目前他已经考虑在新加坡买房长住。

2

金融升级依赖政府智慧

新加坡已经是一个亚洲重要的经济中心。随着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其他东盟中产阶层的迅速崛起,财富管理将是新加坡蓬勃发展的产业。此外,人民币交易的增长也会让新加坡成为更大的金融中心。

2012年度新华-道琼斯国际金融中心发展指数(简称IFCD)排名中,新加坡紧随纽约、伦敦、东京、香港,位列第五。而在世界银行出版的《2011年全球经商环境报告》中,新加坡在排行榜中名列第一,一个只有500万人口的城市国家,超过了数十个人口在千万以上的城市。虽然榜单角度不同,但可以确定的是,新加坡排在全球金融中心前列。

而事实上,新加坡成长为成熟的国际金融中心离其建国也只有短短48年。新华-道琼斯国际金融中心发展指数(简称IFCD)榜单对新加坡的点评中尤其提到了政府清廉这一优势。专家学者认为,新加坡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中,新加坡政府功不可没,政府智慧的政策制定加速了金融中心的成长。

定国策

新加坡对自身的定位从一开始就很明确。

新加坡于1965年脱离马来西亚获得独立后,新加坡政府就决定将发展金融服务业作为建立新的国民经济结构的一个重要方面,并给予重点倾斜和支持,确立了金融立国政策和金融市场国际化的战略。

于研指出:在吸取东南亚危机教训后,新加坡更是强化了国际金融中心定位,细化了国际金融中心组成。

1998年新加坡正式出台了世界级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蓝图,按照蓝图,新加坡国际金融中心将由七大支柱组成成为亚洲最大的国际性资产管理中心、亚洲主要的国际性债券中心;亚洲最大的证券及衍生品交易中心、全球三大外汇市场之一、亚洲商业银行中心、亚洲最大的保险业中心、亚洲远距离个人金融服务中心。围绕上述七大中心的建设,新加坡主要采取的措施有:改变监管理念,改革金融监管体系;进一步开放银行业;大力发展证券业;进一步完善金融法律体系;进一步完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不断调整税收优惠政策;重视国际化人才的引进和培养。

抓机遇

除定位清晰外,令人感叹的是新加坡政府捕捉机遇的智慧。

于研感慨,在过去几十年国际大环境变化中,新加坡政府能不断地抓住新的历史机遇,在尊重市场的前提下,在关键时刻推出促进本国金融中心建设的举措。

1968年,新加坡政府与一些外资银行达成协议,创立亚洲货币单位(ACU),即亚洲美元;此举不仅形成了亚洲美元市场,也是新加坡金融国际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为新加坡发展成为地区性的国际金融中心创造了先决条件。

借助于亚洲美元市场的发展,新加坡成为亚洲的外汇交易中心。于研说。根据2010年1月伦敦金融城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新加坡是全球第四大国际金融中心。其外汇交易量居全球第四位,跨国界贷款居全球第十位,柜面市场衍生交易居全球第十三位。而在日均交易量上,2011年新加坡已经取代日本东京成为亚洲地区最繁忙的外汇交易市场。

而目前,新加坡又将目光瞄准了财富管理机遇和人民币国际化机遇。野村证券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苏博文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非常认同新加坡瞄准的新机遇,他说:新加坡已经是一个亚洲重要的经济中心。随着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其他东盟中产阶层的迅速崛起,财富管理将是新加坡蓬勃发展的产业。此外,人民币交易的增长也会让新加坡成为更大的金融中心。

为了发展财富管理业,以进一步巩固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已经出台了很多措施吸引跨国金融机构,如,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进一步放宽公积金投资条规;政府注入投资,以扩大市场;改革监督制度,专注于监控系统上的风险等。

新加坡政府也在向中国政府积极争取人民币国际化方面的合作,力争成为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

控松紧

为了应对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新加坡政府不得不推出优惠政策吸引资本和机构。

苏博文指出,税收优惠政策是新加坡加强金融中心地位的法宝。为改善商业环境新加坡调整了税制,将公司税由22%调低到20%;将个人所得税最高边际税收率为22%;免除来自海外收入所得税;将专利使用费的预扣税降低到10%;新公司首10万新元应纳税收入将享有3年的免税待遇等。

此外,新加坡政府也不断放松对金融业的管制,以吸引国外的金融机构和人员,促进本国金融业的发展。1968年,新加坡取消了非居民存款人在利息收入上的预扣税;1972年新加坡取消了对亚洲货币单位20%准备金的规定,免除对提货单和可转让定期存单的印花税征收;1977年,新加坡政府再次让利,对亚洲货币单位各项离岸所得仅征收10%的所得税;1983年,新加坡政府干脆对当地银行金融机构采用亚洲货币单位提供的银行贷款免征所得税。税收为主的优惠政策促进了亚洲美元市场的发展。

不过

新加坡行动力弥补资源短板

,新加坡推行的金融监管放松和税收优惠政策并不是没有原则和底线。如在银行流动性监管方面,新加坡所规定的最低流动性资产比率是18%,是世界上最高的标准。

3

新加坡金融中心并不只是经营亚洲美元业务,依靠其自身优势和金融业的多元化运作及发展,以及几十年来积累的丰富的经验,其风险承受能力及应对未来挑战的能力都很强。

立足掘金亚洲

金融中心的竞争正越来越激烈,而围绕人民币国际化而来的机遇,可以帮助现有各个金融中心再上一层楼。

对此,新加坡政府已经向中国政府频频伸出橄榄枝。新加坡总理李显龙2012年9月访问中国前曾向媒体表示,新加坡也是国际金融中心,中国希望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在新加坡建立人民币离岸中心对双方都是好事。

2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担任新加坡人民币业务清算银行。新加坡由此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拥有人民币清算行的区域金融中心,新加坡也向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再迈进一步。

如果说在金融中心的竞争中需要一手好牌的话,新加坡拿到的牌还算不错。

人民币业务

为了在快速增长的机遇中分一杯羹,新加坡的银行早在几年前便开始提供人民币银行服务。

星展银行经济师周洪礼总结,截至2012年6月,新加坡人民币存款余额已达到600亿元。得益于与中国大陆贸易和金融往来的健康发展,新加坡境内人民币存量得到迅速增长。中国是新加坡第三大贸易伙伴,2012年双边贸易总额达1040亿新币,自2008年金融危机增长了37%。

周洪礼认为,在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的竞争中,新加坡有一争之力。

他指出,新加坡不仅拥有良好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与中国密切的经济关系,其地理位置也极其优越。新加坡作为东盟的枢纽,可以为中国提供良好的平台,促进其与东盟贸易间人民币的广泛使用。

2012年东盟国家对中国出口从2000年的222亿美元攀升至1958亿美元,超越日本成为中国第二大进口贸易伙伴。中国从东盟进口商品和原材料如石油和木材。中国对东盟商品的需求将继续保持强劲。

于研认为: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在离岸人民币业务方面会形成一定的竞争,但香港优势较大一些。

于研强调,规模和产品是衡量离岸人民币业务的重要标准。事实上,从短期来看,新加坡要在离岸人民币业务上追赶香港存在较大的差距。

香港早在2004年开始经营人民币业务,无论从人民币存款、贸易结算、债券发行以及金融产品方面,都已经具有相当的规模。2010年,人民币离岸市场在香港取得突破进展,在香港发行的人民币点心债快速增长,此外,香港也正在逐步实现用人民币发行信托基金和股票。

于研指出,未来在离岸人民币业务方面,将不只是存在香港与新加坡之间的竞争,还有两者与伦敦等金融市场之间的竞争。金融中心之间产生竞争是正常的事情,竞争必将带动效率的提高和产品供应的增加。

苏博文向《国际金融报》表示:新加坡、中国香港、伦敦都在争取成为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随着时间的推移将发展成第一大经济体,因此有足够的空间让3个金融中心从人民币国际化中获利。

周洪礼认为,新加坡是国际和内地企业进军东南亚市场的跳板。三地拥有很多合作和发展空间,如金融服务融通将促进三地企业间的合作,推动地区投资。

还有底牌

除去人民币国际化机遇牌外,新加坡手中还捏着不少底牌。

亚洲美元是新加坡不同于其他国际金融中心的特色,但在美元霸主地位被动摇,全球探索新货币体系的背景下,新加坡亚洲美元之牌还能算张好牌吗?于研认为,目前还是。亚洲美元业务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还将会在新加坡金融中心中占有一席之地。理由是,美元霸主地位很难在短期内动摇,主要是因为国际金融领域还没有一个币种能真正替代美元。

于研还进一步指出,新加坡金融中心并不只是经营亚洲美元业务,依靠其自身优势和金融业的多元化运作及发展,以及几十年来积累的丰富的经验,其风险承受能力及应对未来挑战的能力都很强。

如新加坡在衍生品市场上就具有领先优势。新加坡是亚洲地区第一个设立金融期货市场的金融中心,拥有先进的金融期货市场,对新加坡的国际风险管理活动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新加坡交易所2012年财报显示,衍生品业务方面,新交所衍生品交易量在该财年增长到了7600万份合约。日均成交量(DAV)提高16%,合约数达到308312份合约,月末持仓量增长了53%,达到份合约。

4

上海应向新加坡学什么

新加坡作为一个城市国家,在发展成为金融中心方面有很多不利因素,如国内市场狭小,周边国家人均收入低,不靠近世界性的制造业基地等,但新加坡非常善于扬长避短。

虽然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形式有所出入,上海更适合作为在岸金融中心,新加坡却是成功的离岸型金融中心,但在专家眼中,新加坡仍有很多地方值得上海学习。

于研感叹:新加坡作为一个城市国家,在发展成为金融中心方面有很多不利因素,如国内市场狭小,周边国家人均收入低,不靠近世界性的制造业基地等,但新加坡非常善于扬长避短。

如针对土地资源紧张,新加坡政府将拨款30亿新加坡币(约合人民币150亿元)的大手笔填海造地,在2030年前使陆地面积增加52平方公里,达到约766平方公里,以匹配人口增长目标。

目前,填海造地形成的滨海湾已经成为新加坡的重要地标,合理规划和积极利用滨海湾,成为新加坡推进自身城市结构优化、提升其国际金融中心竞争力的重要一步。

苏博文认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首先要向新加坡学习基础建设,特别是基于金融和司法制度监管的基础建设。此外,上海也需要学学如何赢得外国投资者良好的口碑,问责制和透明度都使外资金融机构对新加坡大加赞誉。

于研也指出,中国应该向新加坡学习政府智慧,中央政府应该制定适合本国国情的金融监管制度,不能盲目跟风。

借鉴新加坡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指导思想,选择合适的突破口。于研认为,上海可选择两个方面作为突破口:一是围绕人民币国际化战略,大力发展面向海内外的人民币相关金融产品,使上海成为人民币国际金融产品开发和交易中心;二是发挥上海的市场优势,依托长三角发达的区域经济为依托,大力发展资产管理业务,成为亚太地区名列前茅的资产管理中心。

另外,人才战略一直是新加坡的制胜法宝。拿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的话说,新加坡什么资源都没有,除了人。于研指出,上海也应该加强人才建设,业界精英应该与政府合作,共同制定并实施金融中心发展战略规划。

(张竞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