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股

二股东豪掷9亿赌零七股份曾被质疑炒作涉矿

2018-09-30 19:25:37

二股东豪掷9亿赌零七股份 曾被质疑炒作涉矿题材

“我们被媒体误解了。”零七股份董秘智德宇介绍说,零七股份公司总部原在现代之窗24楼办公,25楼原为酒店。后来客房变成了办公室,每个职能部门都进入客房办公,因此外面看不到

二股东豪掷9亿赌零七股份曾被质疑炒作涉矿

,就是走到里面如果门关着,也看不到。“其实我们公司运作正常。那天采访时并没有见到我,而且没有到里面看看。”

2011年首次7.06元定增时,二股东练卫飞即向零七股份支付1.765亿元,随后就在涉足矿业的消息不断被媒体和一些投资者视为“资本秀”的同时,练卫飞却继续增持零七股份。零七股份此次增发预案显示,发行价格为14.55元/股,如果第二次定向增发成功,练卫飞将总计向这家被认为离退市不远的上市公司支付超过9亿元的现金。

最近有媒体曝光零七股份,言其总部“异常冷清”,怀疑其业务减少或中断。究竟是怎么回事?

昨日中午1时许,来到深圳华强北现代之窗25楼的零七股份公司注册地址核实情况。乍一进零七股份的办公区前厅,确实有“人去楼空”的感觉:除前台小姐一人之外,看不到其他人。在等待的近一个小时中,有一名快递员上来送一大箱文件夹,另有四五名外出就餐人员归来,看来办公区工作人员确实不多。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人气如此清淡原因何在?公司真的出问题了吗?问题在哪里?带着这些问题,与零七股份董事会秘书智德宇进行了面对面交谈,并经她允许参观了隐藏在前台背后的办公区。情况也许并不像外界仅仅从数字中推论的那么简单。23日,公司将召开股东大会,被怀疑不止争议不休的定向增发问题将在股东投票中水落石出。

公司总部运作未停止

这家公司总部并没有很多公司里常见的开放式办公区域,总经理、财务部、法务部等以及下属的物业管理公司各部门,各在单间办公。进入弯曲的走廊,经过几间没有关门的办公室,见到财务部里有4人在办公,智德宇说另有两位可能去银行办事了。物业管理公司也有多人在伏案工作。办公区的格局像是酒店客房。在一间大约50平方米的房间里,有四个人在忙碌着。一张大会议桌上堆满了文件。

智德宇介绍说,公司邀请了保荐券商派人来对定向增发的事务提前介入。每天光是他们拉走的材料就有十几箱。按照规定,董事会通过的定向增发方案,23日还要经过股东大会批准,相关利益方包括二股东要回避这次表决。如果通过,定向增发的申请资料要报送中国证监会审批,通过了才能实施。

“我们被媒体误解了。”智德宇介绍说,零七股份公司总部原在现代之窗24楼办公,25楼原为酒店。后来公司将24楼出租为办公区,搬到了25楼,酒店格局没有改动,客房变成了办公室,每个职能部门都进入客房办公,因此外面看不到,就是走到里面如果门关着,也看不到。“其实我们公司运作正常。那天采访时并没有见到我,而且没有到里面看看。”这位董秘说。

关于公司经营,智德宇告诉本报,现在公司是民营股份公司,大股东广州博融投资完成重组和控股后,致力于业务转型,但传统业务仍在延续。今年三季报的财务数据显示,矿产贸易销售额已经占到公司收入第一位,达到9800万元;旅游饮食业收入8000万元,房屋租赁及停车场收费1400万元。

目前零七股份的矿产贸易主要包括钛矿、锆矿、锆英砂三种;旅游饮食业则指深圳福田区联合大厦里的格兰假日酒店、厦门亚洲海湾大酒店;房屋租赁和停车场指目前现代之窗裙楼第5层、主楼第24、25层,以及仅隔振华路的赛格工业大厦5楼,还有现代之窗的地下停车场。

智德宇无意中透露,在公司重组阶段,很多员工都走了。现在公司员工稳定多了,流出率比几年前大大降低。

现代之窗大厦位于华强北路与振华路交汇处。本报查阅有关资料,现代之窗始建于1999年,正值深圳房地产低潮期。开发商赛格达声(零七股份的公司注册名称)建成之后为偿还债务,卖掉了大部分房产。当年低价买入这些商铺、办公楼的业主,其投资增值已超过7倍。赛格达声,现在的零七股份看来错过了房地产行情,或许因此而被迫走上矿业之路。

在退市边缘苦苦挣扎

零七股份前身ST达声是深圳的一家老牌电子上市公司,早在1992年4月13日挂牌。2001年ST达声停掉电子业务,并被新疆宏大重组。

新疆宏大入主后, ST达声变身为一家主营工程施工、房地产开发和酒店管理公司。2003年7月新疆宏大突然退出,将股权转让给了广州博融,即零七股份的第一大股东,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李成碧,即公司二股东、法人代表练卫飞的岳母。

在李成碧和练卫飞接过ST达声权杖之后的8到9年里,ST达声更是每况愈下,主营业务相继萎靡。到2010年,ST达声正式退出了房地产经营开发业务,只剩下酒店和物业租赁等不赚钱的业务。财务上,零七股份连年债台高筑,2006年-2010年期间持续资不抵债;2004年、2006年、2008年分别亏损1.42亿元、1.23亿元、0.61亿元。不过,在历年的公告里,零七股份都将不合格的成绩单归咎于“历史遗留问题”。

2010年1月27日,000007的股票名称由“ST达声”变为“ST零七”,今年5月4日,因其每股收益“扭亏为盈”,公司股票摘帽正名,变为现在的零七股份。

今年三季报,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15亿元、净利润1084.44万元,分别同比增0.83倍、67.47倍;实现每股收益0.047元,同比增57.75倍。其中,第三季度单季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8亿元、净利润445.91万元,分别同比增1.48倍、3.83倍。公司称,业绩的同比增长,是报告期内新增的矿产品销售利润所致。

即使这样,媒体也没有放过对零七股份的追问。一家媒体分析文章认为零七股份的增长不靠谱。该文认为:从环比数据看,第三季度单季公司的业绩已经出现了下滑。根据今年一季报、中报计算,零七股份今年第二季度单季的净利润尚有589.27万元,由此比较,公司第三季度445.91万元的净利润环比剧减24.33%。

零七股份的股价,在2010年11月底到12月19日,连续下跌。彼时,大盘指数亦连续走低。但此后零七股份却提前止跌,并连续多日涨停,实现反转。从6元起步,最高涨到今年8月7日的17.84元,走势远远强于大盘,是熊市中少有的亮点。何以如此?皆因其有涉矿题材。

对此,一些报道认为,涉矿题材不过是公司拉高股价的手段。零七股份在增发后将囤积11亿元资金在手,会涉什么样的“矿”?甚至是否真实存在“矿”?

谁敢进行这样的豪赌?

就在涉足矿业的消息不断被媒体和一些投资者视为“资本秀”的同时,二股东练卫飞却继续增持零七股份,铁了心要成为公司大股东,无异于进行一场豪赌。

2011年首次7.06元定增时,二股东练卫飞即向零七股份支付1.765亿元,随后便不惜冒着被交易所通报批评的代价,通过媒体向市场传递“将马达加斯加大陆矿业的矿资源注入上市公司”的信息,导致股价出现一波急涨。借助股价上涨,他们增加了大量的短期借款。2011年9月时,练卫飞、苏光伟所有股票全部处于质押状态,大股东博融投资所持股票更质押高达99.24%。

今年9月17日,零七股份突然公告停牌,宣布正在筹划对公司有重大影响的事项。7天之后,公司公告称,已经开始进行相关重大事项的前期准备工作,继续停牌。10月8日,零七股份“重大事项”的神秘面纱终于揭开董事长练卫飞拟通过以现金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增持公司股份,在9月27日双方已经签署相应合同。

零七股份增发预案显示,此次发行价格为14.55元/股,发行股票数量为5000万股,募集资金总额达到了7.275亿元。如果第二次定向增发成功,练卫飞将总计向这家被认为离退市不远的上市公司支付超过9亿元的现金。本次定向增发如果完成,练卫飞的持股比例将增至26.69%,成为第一大股东,其与博融投资的合计持股比例将增至41%。

一条如此发问:若零七股份未如期如愿成功“涉矿”,股价必然无法维持高企,练卫飞所背负的巨大融资成本又如何维持?对练卫飞及其同一战壕的博融投资、三股东苏光伟而言,股价又绝不能出现大幅下跌博融投资、苏光伟发行信托计划的底线不能低于7.66元、10.32元,否则练卫飞、苏光伟等将以现金或股票进行补仓。而一旦出现亏损将被信托公司强制平仓。练卫飞选择高位增持,说是“血拼”也不为过,在资本市场实属罕见。谁有胆量下这么大的赌注?

究竟未来公司是不是把主营业务从“矿产贸易”向前迈一步,变成“矿产采掘”?智德宇说,“根据有关法规,我现在什么也不能说,一切以公告为准。”

据悉,23日公司将召开的股东大会,同时采取现场投票和上投票方式对有关议案包括定向增发议案进行表决。根据规定,博融投资、练卫飞(持限售股2500万股)、苏光伟(持限售股2100万股)均为利益相关方,将回避投票表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